当前位置:51sx搞笑我也火一把
我也火一把
2022-06-17

王朋是个农民。在家乡承包了几百亩荒山。他的女朋友张静中专毕业就在城里工作。两人虽然经常联系。但说到具体做什么工作,张静总是含糊其辞。王朋总觉得放心不下。于是趁农闲的时候去城里看看。

下了火车,来接他的是张静的好朋友李纯。李纯说:“她说要去买件衣服,晚上上班要用。让我来接你。”王朋有些不快。想什么工作非得晚上打扮得那么漂亮?问李纯,李纯却不肯说:“说起来,这工作还是我介绍她干的呢。不过她不让我告诉你,你自己去问她吧。”

到了张静租住的地方,李纯因为有事,开了门把钥匙交给王朋就走了。王朋打量着这地方。这是个两居室,客厅里陈设很简陋。一间的门虚掩着,打开一看是张静的卧室,另外一间的门却紧紧地锁着。

不一会儿,张静回来了,手里提着一大包衣服。久别重逢,两人都很高兴。不过还没聊上几句,张静就突然跳起来叫道:“我买了现成的熟食。赶紧吃饭吧,我晚上还要上班呢。”

匆匆吃过饭。张静就关在卧室里打扮了半天,等到开门出来,俏丽性感,王朋张大了嘴已经认不出来了。张静摆了几个姿势说:“别光傻乎乎地看着啊,漂亮吗?给个评论吧。”王朋说:“漂亮,就是太露了点。”张静不乐意了:“这还露啊?你out了。”张静拿钥匙开了另一间的门:“你可以在客厅里看电视,但音量不能开太大。也可以出去走走。但不能敲这间的门,更不能进来打扰我工作。”

门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,王朋甚至没能看清房间里的陈设。王朋只觉得那扇门把自己和张静分隔成了两个世界。

王朋在客厅里等,想等张静“工作”结束了,和她好好谈谈。可是一直等到深夜,那扇门也没有打开。后来,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蒙胧中,他觉得身上暖烘烘的。睁眼一看,原来身上盖上了被子。脚旁边蜷缩着一个人,是张静,她已经睡着了。王朋一动,张静惊醒了。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一直在等我。”王朋紧紧握住她的手,张静却呜呜咽咽抽泣起来:“我是个新人,必须完成工作定量。要不拿不到钱,连每个月的房租水电费都付不起。每天都工作到深夜,我觉得好累。”

王朋心痛地把她揽到怀里,想问个究竟,张静看看墙上的挂钟,慌乱地挣脱了他:“已经凌晨四点了。我得去睡了,要不明天眼睛肿了怎么上班啊。明天的早餐就拜托你了。你来了,这些事不用我操心了,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。”

张静去睡了,王朋却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再也没有合上眼。

第二天,王朋做好了早餐,张静却没有起来吃。直到中午,张静才醒来。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王朋做的丰盛午餐,一边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。平时一个人,我都是胡乱吃点。”

王朋心疼地问:“你究竟做什么工作?累成这样。”张静说:“我会告诉你的。不过不是现在,现在呀,我得再去补补觉。”下午,王朋去买了菜回来做好饭,张静已经关上门开始“工作”了。王朋忍无可忍,大声敲门。张静开了门,生气地问:“你干什么?我就要开始了。”王朋把心一横:“今天你必须说清楚。你躲在里面究竟是干什么?否则我不放心。”张静呼地打开了门:“既然你一定要看,那就进来看吧。”进了房间一看,里面只有一台电脑、一个麦克风和一个高清摄像头。张静说:“我是做网络女主播的。靠给粉丝唱歌和聊天赚钱。这一行光明正大,你放心,我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或者对不起你的事。现在你知道了,可以出去了。”说完,不由分说把王朋推了出去。

王朋上网查了查,网络主播是个新兴行业。在网络直播间里,用户可以免费进入围观主持人唱歌,但要想获得主持人的青睐和互动,就要花钱给主持人买各种虚拟礼物。比方说一朵虚拟玫瑰花几十元,一辆虚拟的兰博基尼可能要好几千元。女主播的收入就是从粉丝送的礼物价值总额提成而来。女主播不仅要长相甜美,还要会唱歌,会说漂亮话和粉丝互动活跃气氛才能有更高的人气,获得更多收入。

王朋不喜欢张静做这行,可又没法说服她放弃。为这个,两人还吵了起来。没奈何,他只得打电话向李纯求助。李纯说:“我也是干这行的。新人确实很苦。我比她先入行,人气还没她高呢。这样吧,你要是真不想她干这行,我告诉你个简单的方法。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形象。你得想法让她自毁形象。比方你试试把她的衣服和化妆品藏起来。干这行少了那些东西没法上场。你可千万别说是我出的主意,要不她饶不了我。”

第二天,王朋趁张静不备,在她上场前偷偷藏起了她准备好的衣物。她急得在衣橱里乱翻。王朋拿出一个包说:“你包里都是你以前穿的衣服。你妈说放在家里白白坏掉了,让我带来给你。要不你穿这个吧。”张静说:“这都是些老土的服装,穿上就成村姑了,我怎么还能穿这个。”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她只得胡乱选了一件就上线了。

王朋在客厅里,忐忑不安地等着张静“下班”。张静一出来,王朋就结结巴巴说:“衣服是我藏起来的,我不想你干这行了。你要生气,就骂我吧。”他低头等着暴风骤雨,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个甜蜜的吻。张静开心地说:“今天我的人气涨了不少。粉丝们都说我今天的打扮好看。看来清纯路线比较适合我,亲爱的,谢谢你!”

王朋张大了嘴合不拢来。没想到自己会弄巧成拙。

一计不成,李纯很快就给他出了第二个主意。电话里说了半天,王朋却为难了:“这样不好吧,搞不好她会和我翻脸的。”李纯说:“那你看着办吧,你要想她跟你回家,不出狠招怎么行?这是最有效的办法了。”王朋想了想说:“可是她上直播的时候从不离开——”李纯说:“我有办法让她出来,就在今天晚上,但是你一定要抓住机会。”王朋点点头同意了。

晚上,直播开始不久。也不知道李纯用了什么办法,张静突然捂着脸从房间里出来,冲进了卫生间。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王朋拿着早就准备好的“道具”,冲进了房间,一屁股坐到了电脑前。“大家好!我是张静的男朋友。她临时有事,现在由我代她直播。”屏幕上一片沉默,突然又热闹起来。“哇。这渣男哪里冒出来的?”“不错嘛,还蛮帅的,就是土了点。”“女神都有男朋友了,我们还在这混什么?退散吧。”看着网友的评论,王朋紧张得汗如雨下,可是看着电脑屏幕上自己的头像,他知道再也不能回头了。

他开始唱歌。流行的他不会唱,唱的都是家乡的山歌。这些山歌,都是张静和他从小唱到大的。想着曾经的那些浪漫时光和未卜的明天,唱着唱着,他不由得动了情。不知不觉,声音也不颤抖了,眼角还泛出了泪花。“好听,好听。再来一首。”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嘲笑他,有人鼓掌,竟然还有人献花。王朋却更加慌乱,因为他就会那么几首。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唱下去了。唱到后来,王朋唱起了那些一个人在山上时自编的歌。他再一次进入了状态。干脆脱掉了上衣,光着膀子,就像平时一个人在山上一样,吼出了自己的寂寞和思念……

歌唱完了,王朋慌了神。他想起了自己准备的道具。他拿出一个罐子,倒出一些面粉一样的东西,得意地说:“没人认识这东西吧?这叫蕨粉。是用我们山里一种古老的蕨类植物的根做成的。又香又甜。山里没什么好东西,这就是最好的营养品。张静的皮肤好吧?她从小就喜欢吃这东西。还有我们村子不大,长寿的老人却不少,也是因为这东西。我现在就冲一杯给大家尝尝——”王朋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,一边手忙脚乱地用开水冲了一包蕨粉,喝给大家看。还故意糊得满嘴都是——这就是李纯给他出的主意,在镜头前尽量破坏张静的形象——

突然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摄像头被关掉了。王朋觉得耳朵一阵剧痛。他被张静提溜着耳朵,拉出了房间——

第二天,王朋独自提着行李,失落地出现在车站。昨晚,张静和他大吵了一架,提出了分手。他只能一个人回家了。

眼看开车时间要到了。突然,有人在他的肩头拍了一下:“怎么?真的那么狠心丢下我一个人回去?”王朋回头一看,是提着行李的张静,不由得喜出望外:“你不怪我了?肯跟我一起回去了?”张静冷冷地说:“因为直播的事,我被公司处分了。更重要的是,你坏了我的形象,我的粉丝们都跑光了。我的直播也干不下去了。不过我不怪你,你就是个傻小子,谁叫我喜欢傻小子呢?要怪,就怪李纯这个坏妮子,都是她捣的鬼!”王朋吃了一惊:“你都知道了?不过她也是好心——”张静叹了口气说:“好心?你知道什么。我后入行,却比她人气高。她常常换了‘马甲’进我的直播间捣乱,昨天,就是她故意把我气哭,然后你才有机会进去的。我不做了,也有这个原因——我不喜欢这种连朋友都会勾心斗角的生活。”

王朋一时无语。就在这时,张静的手机响了。张静接听后把手机递给王朋:“找你的,是我们公司的刘经理,都找你一上午了。”一定是兴师问罪的。想到自己闯了祸,王朋不安地接过手机,准备听对方训斥。没想到,刘经理却说:“小伙子,你昨晚的直播虽然不符合我们的规定,但你的表演却意外地赢得了大量粉丝的青睐,尤其是女粉丝。今天我们公司的电话都要打爆了,都说想看你原生态的直播。小伙子,我正式邀请你做我们的男主播。你肯定会火!”

“我也火了一把?”王朋有些不敢相信。张静说:“要不,咱们别回老家了。你做主播,我照顾你的生活。”王朋摇了摇头:“现在我对这个工作多了些了解。我不反对这个工作了,只是觉得自己不想要那样的生活。哪怕真的能火。”正在这时,电话又响了。王朋接完电话,突然手舞足蹈的喊道:“火了,火了!”张静奇怪地问:“你刚才说不想火,怎么又开心了?” 王朋兴奋地说:“不是我火了,是蕨粉火了!刘经理说,昨天直播后,蕨粉火了!很多人都在问哪里才能买到。有家做绿色食品的公司托他们跟我联系,说是要高价收购蕨粉,有多少收多少。咱们那几百亩山地上,长的全是宝贝啊。咱们这就回家去,把这蕨粉生意做大做强,等赚了钱,业余时间还可以客串一把网络主播,那日子,才叫真的火呢!”

(责编/方红艳)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