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51sx历史历史上支持赵构称帝的是文官还是武将?
历史上支持赵构称帝的是文官还是武将?
2022-09-30

支持赵构称帝的是文官还是武将?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,接着往下看吧~

赵构为什么能成为皇帝?部分人的看法是:赵构拥有张俊、韩世忠和刘光世几支军队,所以强势压服了各方。

可实际上,这种看法并不全面,如果赵构的基本盘仅止于此,那么他也无法成为实权皇帝,顶多就是汉献帝第二。

如果赵构的基本盘仅止于此,他又靠什么来制约这几个军头呢?军头的忠心永远是靠不住的。实力强证明集团规模大,在这种时候,军头所代表的就不是个人,而是一个集团,他愿意退让,他的手下们也愿意吗?真的很难说。

退一万步说,就算赵构命好,这几个军头天生就只知道服从于赵构,可问题在于:这几个军头一共才多少人马啊?凭他们这点实力,割据一两个省都吃力,拿什么来建立南宋呢?

如果我们从南宋立国来分析,一个基本可以确定的事实就是:文官和乡绅支持南宋,而赵构之所以能成为实权皇帝,也与他们的支持分不开。所谓的军头支持,那不过是一种表象而已。

文官和乡绅为什么会忠于大宋呢?主要是因为大宋并没有强大的豪门势力,也没有强大的军阀流寇势力。

如果豪门、军阀、流寇势力太过强大,他们就会迅速控制各地的文官系统和乡绅集团,或是把他们打得粉碎。

如果是这样,各地的赋税都会在豪门、军阀、流寇手里就截流了,以皇帝为代表的中央政府就算依然高高在上,也没有什么资源可以调动。

如果是这样,赵构就算当了皇帝,也和汉献帝没有任何差别。

一切是显然的,如果当时遍地都是曹操、袁绍、袁术之类的豪门大佬,赵构就算当了皇帝,又能指挥得动谁呢?

当然了,如果当时遍地都是左良玉、高杰、郑芝龙、孙可望之类的拥兵大佬,赵构就算当了皇帝,又能指挥动谁啊?

因为官僚政治高度成熟,所以在一个县里、市城、省里,都是军事、行政、司法、经济几个系统并立,几大主管相互制约。

在这种背景下,普遍的官僚成员,不要说到外面打地盘了,就是想把自己的地盘整合好,也没有多大信心。

因为官僚政治高度成熟,所以普遍地区,都没有四世三公、世代两千石的家族,也没有那种兄弟子侄垄断当地军政要职的豪门。

在这种背景下,普遍的士绅成员,不要说借机称霸整个地方了,就是想把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全部整合完毕,也是难之又难的。

文官系统、士绅集团是由众多互相制约的、分散的力量构成,他们本身不具备挑战皇权的实力。

更主要的是,基于文官系统、士绅集团的利益,他们必须得弄出一个强势的皇帝、强势的中央政府。因为有一个强势的皇帝、一个强势的中央政府,当手持枪杆子的草头王侵犯他们利益时,他们才能有处说理。否则,他们只能哭告无门了。

当然了,大宋是亡于一种近于斩首的军事行动中,所以军阀、流寇,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整合。所以军人势力并没有失控。所以许多手持枪杆子的大哥,虽然也试图成佛成祖、或是割据一方,但终究因为无法打破庞大的、强大的文官系统,终于以失败告终。

在这种背景下,赵构既然爬上皇位,就必然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皇帝。因为,庞大的文官系统、士绅集团可以给赵构筹集天文数字的经济支持,还可以让赵构在普遍地区拥有足够的权威。

文官系统、乡绅阶层,都对秩序崩溃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。因为秩序崩溃了,难免会出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呼声,更会出现杀贪官打土豪的呼喊。

通常而言,乱世一旦开始,那就是武人的天下,因为兵荒马乱的,兵强马壮者才是大爷。

面对这种局面,所有的文官系统、乡绅阶层,自然都是一片慌恐。而想维持既有秩序,必须得有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,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存在。

更主要的是,这绝不只是文官系统、士绅阶层的希望,而是普遍老百姓共同的希望。因为天下一旦混乱不堪,对普遍老百姓而言也是一种灾难。

想弄出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,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,只要得到文官系统、乡绅阶层支持,并没有什么难度。

因为,文官系统、士绅阶层只要该干什么,还干什么就可以了。总而言之,他们还是按以前那样工作,只要保证税收正常收缴、上交就可以了。

只要他们都这样做,那皇帝为代表的中央政府,就可以获得一笔庞大的、稳定的经济资源。

这笔经济收入有多么庞大?张浚在四川对酒征税,一年就收入690万缗。要知道,这只是对酒征收的税,粮、盐、茶的税呢?

浚以为然,于是大变酒法。自成都始,先罢公帑,卖公给酒,即旧扑买坊场所置隔槽,听民以米赴官自酿。每一斛,输钱三千,头子钱二十二,多寡不限数。明年,遂遍四路行其法。夔路旧无禁酒,开始榷之。旧四川酒课岁为钱一百四十万缗,自是递增至六百九十馀万缗。

拥有一个盘根错节,触及帝国各个角落的庞大文官系统,拥有每年几千万缗的固定收入,就算赵构没有明显的军事优势,也可以成为当时最大的实力派。

在这种背景下,一个军头想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,就只能与赵构合作,甚至只能接受赵构的领导。

因为,一个军头与赵构合作、或是接受赵构的领导,才能拥有稳定的后勤支持,也可以得到整个文官系统的支持。

所以,一个人想挑战赵构的权力、地位,就得先想办法瓦解赵构的这个基本盘。否则与赵构作对,通常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

问题是,赵构的这个基本盘实在太大了,不要说突然崛起的军阀、义军、流寇了,就是如狼如虎的金军,不断的进行大扫荡,也无法把赵构这个基本盘打破。

在这种背景下,谁敢自恃有枪杆子,就敢高呼我的地盘我作主,或是高呼杀贪官污吏、杀富济贫,一律会被定性为强盗贼寇,就算暂时可以逍遥自在,以后也会被清算的。

在这种背景下,谁愿意接受赵构的领导,就会得到中央军的番号,并且得到文官系统的支持。

经过一系列博弈后,赵构不但拥有一笔几千万缗的固定收入,还有越来越多的军头,接受他的领导。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时,赵构的权威就没有人敢怀疑了。因为,敢怀疑这个事实的人,通常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

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出现后,任何擅自驱逐、惩罚、杀戮官员的行为,都是滔天大罪。任何敢高呼打土豪分田地的行为,都是大逆不道的。当然了,都也会受到政府的严厉打击。

当时普遍存在的情形是:军队所到之处,自然希望当地服从军管,而当地的文官系统则希望军人服从政府领导。他们谁的要求更正确呢?显然是很难说清的。

如果没有强大的中央政府,军人的要求就会变成现实,哪个官员、乡绅,敢不服军头的命令,当时就会被军法从事的。

当然了,基于中央政府的利益,肯定是希望文职官员凌驾于武将之上。

对此,武将们反对的理由充足极了:这叫外行指挥内行,大宋衰弱就是由此而来的,所以这种错误的制度必须废除。他们谁说的有理?显然很难说清楚。

但一切是显然的,如果没有强大的中央政府,武将们的要求就会变成现实。到时,文职官员敢对武将指手划脚,估计都会死得很难看。

反过来说,如果中央政府的力量强大,武将们的要求只能被禁止,因为永远也得政府指挥枪,哪能让枪指挥政府呢?

面对文职官员这样蛮横(在军头看来是如此),军头们自然是非常不服气,不要说那些没有修成正果的杂牌军、甚至流寇了,就是中央军、甚至禁军的高级将领,也忍不住挥动自己的长枪,要给文职官员点脸色看。

苗傅、刘正彦当时都是禁军高级将领,如果他们顺路走,前途未必会比韩世忠等人差。问题是,这两个人一看皇帝天天和自己摆谱,还让太监指挥自己,直接就想给皇帝脸色看。问题是,给皇帝脸色看的结果,他们很快就看到了。

苗傅、刘正彦本来有着大好前途,却因为一时分不清头大眼小,直接让韩世忠等人踩着他们的人头更上一层楼了。

韩世忠勤王立功后,一度有点忘乎所以,所以面对高级文职官员,也是一副要往天上飞的样子。于是,就有高级文职官员,对韩世忠提出了严厉的批评:你是不是以为勤王有功,就可以为所欲为啊?

面对这种批评,韩世忠只能低头认错。

当然了,那个高级官员在批评韩世忠的同时,对于向韩世忠示弱的高级文职官员,提出了更严厉的批评。

韩世忠作为武将不懂礼法,你们身为文职官员也不懂礼法?你们为什么不制止他?失职!我强烈建议皇帝撤了你们,换一些会给韩世忠之流讲礼法的人担当这个职务。

韩世忠如果敢给高级文职官员脸色看,结果是什么?乐观的估计,肯定是韩世忠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。问题是,苗傅、刘正彦的尸骨还没有彻底凉透,韩世忠敢抱类似的幻想吗?

韩世忠对高级文官的批评不敢不服,并不是简单的因为他有多忠心,而是因为当时文官集团势力强大。否则,就算韩世忠愿意对文官集团忍气吞声,他的小弟们也不会服这口气啊。

这是南宋文武两个系统相争的开始,后来,这种相争愈演愈烈。结果不用说,肯定是文职官员占据上风。因为,如果南宋连个枪杆子也指挥不了,还怎么保持稳定呢?

可话又说回来,文职官员虽然能够占据上风,但如果武将不管不顾,后果也会非常恶劣。

后来,吕祉拿着中央政府的委任状,进入刘光世的军队内,军队顿时就炸了锅。

要知道,刘光世的军队,那是标准的中央军啊。问题是,看到文职官员这样牛,大家也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啊。大家眼里知道吕祉是自己的上司,大家手中的刀,可真未必认得吕祉是干什么的,于是吕祉被杀了。

吕祉临死前高呼,你们可以杀我,却绝不可以投敌啊。

问题是,君是昏君,臣是奸臣,天天受这些贪官污吏的气,我们实在受够了。听说大齐在金国的指导下,一副欣欣向荣的景像,我们投靠大齐好了。

赵构一看这情景,直接吓坏了。因为四万装备精良的正规军,还有五六万老百姓集体投降伪齐。且不说军事的损失有多大,就是政治上的损失,它也不可估量啊。因为,这多少证明,伪齐比南宋更得人心啊。

要知道,南宋的喉舌天天说,中原人民都哭着喊着想接受南宋的统治,但什么时候,有这样多的人集体来投降南宋呢?

问题是,这能怪谁呢?只能怪赵构一心纵容文官系统打压英勇杀敌的前方将士啊。

面对此情此景,赵构虽然一再说,我理解你们,我原谅你们,但是大家就是头也不回地投奔伪齐了。

与此同时,张宗元拿着中央政府的委任状,进入了岳飞的军队内,军队当时也炸了锅。

总的来说,张宗元比吕祉有自知之明。所以,一看这阵势,当时就拉稀了。

岳将军请病假了,我暂时过来代理几天,只要岳将军病好了,我马上就走人。我是一介书生,能懂啥事呢?现在还由张宪将军、薛弼先生负责军队具体事务。更主要的是,我现在就派人请岳将军回来。

张宗元如果也像吕祉一样,强行接管岳家军。岳家军会是什么结局呢?实在不敢让人乐观预测。

王庶想绕过张俊,提拔张俊的小弟,张俊直接就让人转告王庶。我想知道,你这个枢密副使能当多久?

王庶说,我当一个中央政府的军事主管,就可以管你一天。但是,王庶终究不敢这样干了。

上述这些事,都是发生在政治觉悟非常高的军头身上。因为严格的说,这些军头都算修成正果了。因为,他们的身份都是中央军,谁也不是杂牌军,更不是义军、流寇。

中央军尚且如此,杂牌军、义军、流寇是什么样子,我们大约可以想象吧?